Asset 1@4x

“現今很多人都會在五十歲之前,為了努力賺錢而犧牲自己的健康,但當他們到了五十歲後,往往就要用盡他們所賺取的金錢,去換取他們的健康。”

工作報告

議會工作

陳健波議員:多謝主席。過去不時有市民和旅客反映,大型活動場地的網絡訊號欠佳,而2023年施政報告訂立的其中一項KPI就是主動協調相關機構加強大型公眾活動場地……5G網絡容量。請問局方有否就此與網絡營運商商議有效的解決方案,又或加強體育園內的相關設施?

文化體育及旅遊局副局長

多謝主席,多謝陳議員的補充質詢。局 方高度重視在啟德體育園內設置完善的5G網絡覆蓋。目前,啟德體育園公眾運動場的5G網絡鋪設已大致完成,而主場館和室內體育館 的網絡鋪設工程亦正密鑼緊鼓地進行。當有關工程完成後,我們會進行全面測試,以確保整個體育園有完善的5G網絡覆蓋。多謝主席

陳健波議員:多謝主席。雖然不少零售店將能提供一袋兩用服務, 但街市和外賣未能提供一袋兩用服務。我想問政府會否考慮在街 市和餐廳推行一袋兩用,讓市民在任何地方購物時都可以選擇購 買指定袋或普通購物袋。

環境及生態局局長

主席,我們設計的指定袋已有不同大小,眾所周知,容量最小的是3公升,十分細小,size與平時使用的細小麵包袋相若。我們的指定袋確有不同大小,可在不同情境下取代現時使用的一般膠袋。主體答覆亦有提到,我們希望多加鼓勵“一袋兩用”的做法,希望坊間更多店鋪或其他商户會逐漸習慣這種做法,我相信屆時必然有助減少膠袋的使用量。

不過,在此我想指出,若大家購買了其他膠袋或在其他地方使用膠袋後帶回家中,即使那些膠袋不能用來棄置垃圾,亦無需把它們當作垃圾丟棄。膠袋只要乾淨,便可放進住所樓下的回收桶或其他回收桶回收。這樣的話,膠袋便不會變成垃圾,亦可保護環境。多謝主席。

陳健波議員:多謝代理主席,推行正向教育可以令學生享受愉快學習樂趣、建立良好師生關係及提高對學校生活的投入感。多謝朱國強議員提出今天的議案,以及郭玲麗議員的修正案,讓我們可以討論這項議題。

首先,我很認同落實正向教育,着重學生整體人格發展比學業成績更為重要,是長遠教育發展最終的模式。我認為教育真正的意義是栽培學生的興趣,令他們發揮強項,繼而迎合市場需要。如果他們未發掘到自己的興趣,家長和老師最重要的是幫助學生識別興趣,加以悉心栽培,只要是他自己感興趣的範疇,加上後天的努力,相信可以闖出一片天。

為了實踐正向教育,當局應該在教學目標中引入正向教育元素, 讓學校跟隨。要實踐愉快學習,將學生“定型”絕對是大忌。芬蘭被認為是世界上正向教育實踐最成功的國家之一。芬蘭反對對學生進行任何形式的排名,更不分精英班或保底班。他們的教育核心價值強調平等精神,無論領悟能力高或學習能力遲緩的學生,都會被平等看待,有學習困難的學生甚至可以得到更多資源。因為他們認為聰明的學生有自我學習及進步的能力,教學進度快慢並不會阻礙他們的發展。看看香港的情況,現時不少學校的成績表無顯示學生名次,只會顯示分數,令學生及家長可以將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目標上。但是,長遠而言,應該逐步減低學術方面的比重,例如減少考試次數、隨機分班、功課亦盡量可以在學校完成。根據每個學生的情況設定自我目標,推動學生全方位發展。在課程安排方面,老師可以讓學生在課堂體驗不同的活動,發掘自己的興趣及潛能,亦可以帶領學生到户外學習,不需要受書本或教程上固有的框架限制,發揮自身的創意和獨立思考,增加校園幸福感。

同時,家長的配合亦十分重要。香港現時考試主導的模式極具競爭性,容易令學生甚至家長產生挫敗感,需要逐步改善。如果家長只着重學術分數,不對學生的興趣加以鼓勵和肯定,往往會減弱他們的自信,造成打擊。當局需要以一系列可行方式教育家長,不要將子女跟其他人比較,盡量發掘子女的學習興趣及強項,加以配合,令他們得到全面發展,發揮所長。

推行正向教育需要整個社會,包括家長、老師及僱主的互相配合,要扭轉社會的傳統觀念,全面落實正向教育,着重學生的社交 技巧、創意及面對困難時的正向思維。我們期望教育局可以研究真正將正向教育推廣到中小學及幼稚園,避免學校及家長過分催谷學生成績,影響他們的身心發展。

蔡局長曾任校長,我相信蔡局長比我們更清楚香港教育制度的問題,但局長繼承了一個很沉重、有很多問題的教育制度,單憑她一個人的力量,無論她多麼有心,我相信都十分困難。然而,我希望局長能明白,無論如何,改善總需要一個開始。希望她能夠說服所有教育官員,令他們明白早一天踏出這一步,香港的教育便可以早一步更好,學生或兒童的成長亦會更健康,這對香港的發展極為重要。我希望局長可以努力。

多謝代理主席。

陳健波議員:多謝代理主席。第二十三條立法已功德圓滿,我們再無後顧之憂,可以全力拚經濟、惠民生,我相信立法會一定能夠提出很多有用的建議,幫助政府解決香港的深層次問題。今天多謝陳學鋒議員提出出售公屋的議案,事實上,租者置其屋計劃(“租置計 劃”)令居民有屬於自己的安樂窩,政府亦可以收回部分成本,一舉兩得。不過,由於租置計劃因混合業權而產生很多管理、維修糾紛, 一直困擾有關居民,政府考慮重新推出租置計劃時,必先研究優化方案。

社會上一直有聲音要求政府重推出售公屋,其中一個主要原因,是公共財政的問題。香港公屋計劃規模龐大,隨着供應不斷增加,建屋開支亦不斷上升,特別是目前政府有巨額財赤。房屋委員會 (“房委會”)資料顯示,目前的現金結餘約有700億元,由於要達到10年公營房屋供應目標,預計到2028年大約餘下400億元。假如重推出售公屋,房委會能夠收回部分建屋成本,亦可減低管理支出,避免將來需要政府注資,甚至房委會有資金可以回撥庫房。

我認同增建公屋會增加政府負擔,所以亦是政府重推租置計劃的考慮因素。不過,我認為目前的財政赤字,是產業結構轉型下的周期性問題,只屬於短期問題。按政府推算,未來3至5年將能夠逐步轉虧為盈,所以財政只是政府考慮其中一項因素,政府不應該純粹因為財政問題而出售公屋資產。

另外,政府亦需要考慮售價問題,當然要收回合理成本,但亦不能太貴,免令公屋居民難以負擔。此外,出售大量公屋亦會令每年回收的公屋減少,減少供應同樣是需要考慮的。

事實上,國家近年提出全國工程建設項目審批制度改革,將部門碎片化管理改為政府綜合管理,實現統一審批流程、統一資訊數據、統一監管。結果,在2021年成功減省近一半審批時間,估計每年可節省資金超過3,000億元人民幣。當然,國家的模式未必完全適合香港,但仍值得我們研究和借鏡。

多謝代理主席。

議會資訊

相片集

影片

【MPF】需深入研究書面選擇參加定退出的利弊

就港珠澳大橋撥款剪布一事接受香港電台節目「千禧年代」訪問

NOW新聞台 大鳴大放 討論醫保計劃

立法會議員陳健波即時動態

最新帖子

聯絡我們

電話:(852) 2899 2831
電郵:kp@kpchan.com
辦公時間:星期一至星期五 9:00至17:30

Scroll to Top